雪幽

头像是从葬歌鸽那约的稿!不给抱!(画重点)

p1艾莉小时候,还是长头发的小姑娘!

p2是宗教pa

随笔。


是什么改变了我们?——题记


我记得很久很久之前便有人这么问过我,那时我还很单纯,很单纯地相信着我们是不会变的,会永远永远地在一起,永不改变的热情与永不背离的守护,那时的我单纯得宛若一张白纸,涂上任何色彩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讲出的任何话语都是最真挚的祝福,所被给予地的也是最真实的喜爱,我与他携手前行也与他笑闹哭泣,路途上有他已不寂寞,心中的悲伤空洞已然填满,幸福感甚至满溢了出来,那时的我为遇到的所有的人献上祝福。

后来时间消磨了情感,连喜欢也一起淡漠了,如今我再回忆不起你的声音,就连那些曾经美好时光响奏在心中也泛不起一丝涟漪,时间可以改变一切,就算彼此不曾开口也明白的简单的道理,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脆弱多疑?我不明白也不清楚,时间溶解了回忆只留下我一人徘徊在此,而我却不曾悔恨,所做过的一切都不会后悔,毕竟那是我自己的选择,但我永远不会是一个人独舞,在月光温柔的照耀下,我也与他舞蹈着笑着也不再哭泣,我所微笑着不再诉说悲伤,不愿让自己的悲伤暴露将他伤害。

可我不曾否认,时间也会将情感酝酿得更加深沉与甜蜜,毕竟日久情深的例子也不在少数,时间沉淀了感情,升华了爱意,不需要语言表达便是一个小小动作便能理解对方所想,信了便是信了,没有任何理由地信了。

如今我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又有了新的认识,时间就算改变得了炙热感情也改变不了本性,毕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苦大难,怎么会轻易改变已经形成观念?

如今我一如既往地微笑着献上并不真实的祝福,将所有讨厌的人推入深渊再微笑着和他们告别,不再将心中的悲伤诉说给任何人听包括曾经那样喜爱的他。

是时间改变了情感,是我们保留了本性。


——2018.12.4作

【凯芭】岁月静好

-七仔生日快乐!!!
-七仔@Sevel 生贺末班车,很短
-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
-旁友入股吗(眼神明示)


微风吹拂,树叶沙沙作响,草坪散发着青草的芳香沁人心脾,阳光透过叶片撒下零星光点。
芭芭拉和凯文在训练完之后溜到了那附近,清闲下来的两人并肩躺在草坪上看着湛蓝的天空沉默不语。
“凯文,如果有一天我在战场上牺牲了,你会伤心吗?”芭芭拉就那样望着天空,没有回过头看凯文的眼睛,她是一个陆军战士,每一次上战场都要做好死亡的准备。
凯文沉默了很久,久到芭芭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他开口了,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颤抖,“……我会,”但我更希望那天不会到来。
凯文明白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的后半句藏在了心里。
两人沉默了很久,当凯文回过头看芭芭拉是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微风吹起她的发丝轻轻摆动,凯文扯了扯嘴角勾起了温柔的弧度,不久后他竟也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,此时岁月静好,如果时间就此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。

p1p2是企划里的孩子(意念艾特)
p3是伊走的那年,艾莉躲在小角落里面嘤嘤嘤x然后家族原因被迫坚强起来(没有被迫)

谜之产物。
瞎jb乱写。
应该未完……吧。
是阿德里的女儿,名字艾莉。
我想日她!(危险发言)

艾莉的一生可以说是没什么大波浪,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子,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被保护得很好的,艾莉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,大哥莫西尔,是并不出名的医疗部成员,二哥伊特霍斯,是一名海军。
作为医学世家,自然是以医疗为主,偶尔有涉及到「毒」,而在艾莉小时候曾听父母这么说过:
『他不适合做医生』
『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』
直到艾莉九岁那年,『他』离开了,如父母所说的一样,『追求自由』去了。就像是约好的一样,没有人提起,但不代表没有人想念。
艾莉总是会回想起伊特霍斯还在的时候,[二哥的头发很长,是毛茸茸的][二哥喜欢看书,但总是要很安静才行]久而久之,这些思念积压着,变质了,成为了『怨』。
又过了三年,父亲去世了,在父亲的葬礼上,艾莉没有看见伊特霍斯的身影,也许是他到了,但是她没有看见,母亲哭成了泪人,她希望自己能够安慰母亲,但她也哽咽着说不出话。
很久之后,艾莉也正式从军校毕业了,成为了医疗部一名成员,而这八年时间里,她没有收到来自伊特霍斯的一封来信,更没有找到他的踪迹,只有莫西尔偶尔会回来看看她与母亲。
直到某一天,艾莉与伊特霍斯意外地相遇了。
[妹妹……我……]
[好久不见了,二哥。]
意外地冷漠,艾莉也是十分记仇的,一声声地质问从她的口中冒出,最后只换来他的一声对不起。
艾莉心软了,因为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曾打听过『伊特霍斯·米修斯』这个人,自然也是知道他在这里的一些经历。
她无法对他说出指责的话,不论是因为幼年的时光还是打听到的消息,都让她难以对自己的哥哥做出评判。
艾莉咬了咬下唇,强忍着泪水不让伊特霍斯看见她脆弱的一面,她低着头,泪水模糊了双眼,快步离开了伊特霍斯的身边,声音沉闷
[活着就好。]
哪怕她明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伊特霍斯,也许死亡才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



(不知道是什么的产物。)
(只可意会不可言传?)
父亲死了,大哥的天赋不适合继承家主之位,而离家出走的二哥更是不可能回到家族之中,母亲一人担负起整个家族,所以从一开始,艾莉早已对那个冷漠的家族失去了好感。
如果有一天连母亲也死亡的话,艾莉也不会再有任何留念了,是衰是盛也都与她无关了。

p1基本设定,是病友 @林醉silence 画的,我爱她!(住口)p2脸纹
文字设↓
艾莉/Allie

17
1.65
生日6.1
医疗组
HY-2305
鹅黄色的短发披肩,一个暖橙色的菱形发卡将右边额角的碎发别起,眼睛与头发同色,总是带着温柔,脖子上有一个红十字的项链,在右眼有一个可收起的单眼墨镜,穿着灰色的的上衣,上面有着鹅黄色的简单条纹,下身是配套的裙子,披着一白大褂但不知道为什么袖子总是长出那么一小截,大褂里面有着内袋里面装着各式的药剂,左边为毒,右边为药
对配置药剂格外拿手,可以直接精准地取得正好的药粉配置,可医可毒。
能力:紊乱→能力发动时,以自身为中心
方圆五米内的电子电子仪器尽数失灵
父母皆为医生,耳濡目染之下对药剂也十分熟悉,本身也对其十分感兴趣,从军校毕业正式进入医疗组。父亲在五年前死去,有两个哥哥,二哥叫伊特霍斯,大哥也是一名军医,虽然并不是很出名
性格还是十分乖巧的,是个活泼的女孩子,带一点天然黑,对于病人十分关心,总是笑得很温柔看上去很和善,其实是很记仇的一个人

是生贺,栗喵子设子和我设子的互动bu@栗儿喵 
ooc算我的
可爱都是她的
呜呜呜呜呜呜




今天便是千栗的十八岁生日了,雪幽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,她在逃课,现在想起来依旧觉得不可思议。
那天雪幽正百无聊赖地走在街道上,她斜眸瞟了一眼军校的高大墙壁,想着怎样才能进去完成任务,她看见一位少女从上面一跃而下,雪幽是躲得过去的,但是她不知为什么呆住了,被撞倒在地。
“抱歉啦。”她站起来,一把拉起了被自己压倒的雪幽,上下打量着这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,“你在这边干什么?你的亲人在里面吗?”
“……没有”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外的脆弱,别开脑袋不去看那个如太阳一般的可人儿,“我没有家人了。”
千栗微微张嘴,眼底的惊讶又变成了了然,她抬手揉了揉雪幽的脑袋,“我叫Z千栗,你叫什么?”
“雪幽。”那手心里的温热似乎融化了雪幽心中的坚冰
也许这便是一种缘分吧,两人一见如故,疯玩了一整个下午,这时候他们才真正像个15岁的孩子。
“谢谢……”
“不客气。”
两人躺在草坪上相视而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栗子!”雪幽大步踏入千栗的宿舍中,她时常到军校里面去看望千栗。
千栗早已经收拾好行装,穿着休闲装倒是显得十分俏丽,看着已经比自己半个头的雪幽,她撇了撇嘴,“你长那么高干什么。”
雪幽笑笑没有说话,跟着千栗离开了军校,生日依旧照常,四个人在千栗偌大的屋子里开着小小的生日聚会,“千栗生日快乐!”
雪幽看着楼梯口出现的一个女人微微颔首,那是千栗的母亲,雪幽看得出来她很爱她。
“栗子,恭喜你成年了。”雪幽抬手拍了拍千栗的左肩,把一个不算精致的钥匙扣放在了她的手里,“自己做的,有空多回家吧。”
千栗张了张嘴,收下了礼物,目光看向了楼梯口的母亲依旧没有开口,“知道了。”
“千栗妈妈生日快乐!”被一个女子抱着的小小的蒸糕拿着一个小东西,神神秘秘地将手张开,她轻轻吹一口气,空中洋洋洒洒飘落浅蓝的碎纸,就像变魔术一样,蒸糕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天蓝的水晶球,里面是一个Q版的千栗,底部就像是大海一样,很美。
“谢谢小蒸糕。”千栗脸贴着蒸糕的脸,伸手抱住了她。
雪幽看着那一家其乐融融,一通电话打来她也不得不离开了,匆匆道别之后便走了。
——栗子,生日快乐,以及,谢谢。